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讲话文论
戴冠福同志在2019年全省设区市教育局长读书会上的发言 发布日期:2019-08-09 来源: 市教育局办公室 字体:[ ]

全力打造“监测、行政、督导”三位一体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与评价改革“台州样本”

──在全省设区市教育局长读书会上的发言

台州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  戴冠福

(2019年7月26日)

 

评价对学校办学、学生成长、教师发展起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作用,是教育发展的“晴雨表”“风向标”。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总书记的讲话为教育评价改革指明了方向。几年来,台州紧紧扭住教育评价改革这个“牛鼻子”,探索构建“监测、行政、督导”三位一体的格局,形成一整套区域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体系,受到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领导和专家较高关注,曾代表浙江出席教育部新闻发布会,做法经验多次在《中国教育报》报道,作为唯一基层代表受邀参与教育部评价改革“三个标准”的制定,成为国内教育“地方监测”的一张“金名片”。

一、恒守正念,探索区域破解教育评价难题的台州方案

台州教育盘子大、基础弱,在教育投人、人均教育资源、教育质量等方面与省内教育先发地区相比有较大的差距。分析原因,既有投入不足、历史欠账多的原因,也有地方文化、教育生态的原因。从教育本身分析,没有打破“教育改、改教育”的内部循环死结,没有形成强大的工作合力,没有建立丈量教育、丈量学生、丈量政绩的新“标尺”。

出于改革教育评价、提升教育质量的考虑,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台州于2011年建立了当时全国为数不多的地市级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开启了“地方监测”探索之旅。2014年,省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将我市列为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省级试点单位,“以教育质量专题监测推动教育教学改进的制度与技术”被确定为实验试点项目。目前,区域破解教育评价难题的台州方案逐步形成。

在九年的坚守中,台州探求用教育监测丈量教育质量,探索教育质量影响因素,提出教育质量改善办法,在基础教育领域发挥着“体检仪”和“指挥棒”作用。2016年市区普通高中一体化后,我们综合运用监测、督导、行政手段,在坚守正确教育理念、提升教育教学质量、营造良好教育生态上下功夫,取得明显成效。

九年的教育质量监测,我们坚守监测五大理念:

──监测不是统考统测,而是“健康体检”与“开方治病”;

──监测不是“测人”,而是多侧面多层次“测点”;

──监测不是测“分数”,而是测量学生综合素养水平及影响其水平的相关“因子”;

──监测不是甄别、评比、选拔,而是诊断问题、找出原因;

──监测不做“批评家”,而是做“建言者”。

九年的教育质量监测,我们着重在三方面着力:

一是坚守规范性原则。为监测工作建章立制,编制《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工作手册》,形成了十多个规章制度;对操作环节从严把关,工具研发重抓研发环节、专家库建设,科学抽样形成随机抽样和样本预定方法,规范施测抓培训、抓监督,数据处理抓基础信息数据库和测试工具数据库。

二是构建区域监测“123”体系。探索形成区域基础教育质量监测“123”体系,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监测序列。一个中心:以查找问题研究对策为中心,通过科学的测量工具、可靠的数据(证据),“对症下药”;两个基本点:诊断教育管理问题和教学问题,通过监测分析管理和教学相关背景因素,科学诊断区域教育管理和师生教学问题;三个监测序列:义务教育学科类、基础教育素质类和教育教学管理效能类。

三是开发使用五大科学技术。在引进先进的教育测量评价技术过程中,既引进消化,又自主创新,监测技术不断取得新突破。主要包括五方面技术:

──工具开发多题本技术。根据测试框架开发大题量,采用完全矩阵设计,把“相互暗示”的题目分给不同的被试,无需每个被试作答所有的试题;

──控制离差抽样技术。编制完成市域学校抽样框,把学校名册、类别类型、规格规模、位置地图编入数据库,通过严密的计算来确定抽样比;

──数据分析技术。使用多种统计分析软件进行权重与抽样误差计算,测试工具的质量分析,测试结果的描述性统计分析,多水平模型分析,结构方程分析,标准化系数回归分析,区域质量均衡系数计算;

──结果可视化技术。使用Conquest分析技术,通过R语言ggplot2包对数据进行可视化处理;

──计算机测试技术。自主研发区域计算机测试系统,以JSON编码存放,使用FTP自动上传答卷到指定服务器制定目录,通过数据集成工具Talend进行数据处理。

二、创新机制,构建“监测、行政、督导”三位一体工作特色

监测的数据是枯燥的,监测结果的运用才是监测工作的本质所在。我们认为,“监测是平台、行政是抓手、督导是推力”,九年来探索形成了“监测探路——行政决策——督导跟进”三位一体工作机制,构建起基于监测结果科学决策的区域教育质量管理新模式,极大地提高了区域教育决策的精准性、实时性、科学性,从制度和体系、技术规范、理论和实践三个层面确立台州在国内“地方监测”的领先地位。

一是监测探路。监测团队根据教育行政部门不同阶段的关注重点设计监测任务,比如,设计了2012年“义务教育阶段音体美教育质量监测”、2014年“高中学生学习适应性监测”、2016年“小学生自我管理能力监测”、2017年“学校积极心理环境指数水平监测”、2018年“2016-2017年度台州市教育发展指数监测”。2011年至今,台州监测团队完成自主监测任务22个,还承担了大量国家监测中心的监测任务。

二是行政决策。监测只是诊断病因、提出建议,要想“解决问题”还必须要依靠行政的推力。2014年“高中学生学习适应性监测”后,针对部分高中盲目上难度、赶进度,过于依赖训练密度和强度,我们出台一系列“适性教学”的政策,积极导向必修课校本化改造、选修课多样化构建、分层选课走班和学分制,定期召开由市、县教育局一把手参加的教育质量提升会议。2016年高中学生体质健康抽测后,出台了《关于加快提升台州市学生体质健康水平的若干意见》,每年召开普通高中学生体质健康工作会议,加大体育工作考核力度,全市高校大一新生体质健康测试总成绩逐年提升,2018年平均分、合格率增幅全省第一。特别是市区普通高中合格率提升幅度大、全市领先。去年以来,临海市的教育出现了一定的滑坡,党委政府不满意,社会各界更是出现较激烈的声音,教育系统压力很大,我自己带队深入调研两天,并让监测中心主任、教研室主任将大数据监测分析成果直接反馈给当地政府,一把手市长亲自参加分析会,从投入、资源均衡、生态、课堂等全方位诊断病因、开出药方,帮助他们树立信心、回归教育本源。

三是督导跟进。教育行政部门作出决策、形成举措后,再补上督导的推力这一环。通过市、县、校三级督学网络,开展专项督导、考核评价、督政问责,层层传导压力,促进整改、取得成效。如2014年把“义务教育阶段农村学校音体美专职教师配备”列入市对县的督政考核,印发了《关于对教育质量监测中发现问题进行专项督查的通知》,连续三年将监测发现的问题整改情况公开发布,有效地促进了区县和学校动真格实施相应整改。

几年的不懈努力,我们欣喜地看到,成效在逐渐显现:

一是进一步促进从“分数”导向“素质”。长期以来,“唯分数”“唯升学”的惯性困扰基础教育改革发展。我们将体质健康、艺术素养、科学实验、口语能力、心理适应、积极心理、自我管理能力等纳入监测序列,引导中小学校着力点逐步从“分数”回归到“基础”、从“应试”转向为“素质”、从“知识”生发成“能力”,重视学生的公民素养、创新精神、实践能力、科学人文素养、审美能力等等,促进社会公众理解和认同科学的质量观和正确的人才观。

二是进一步促成从“结果”导向“过程”。监测评价高度重视“过程”和归因分析。近年来,在省监测评价中学生学业达标率方面有大幅提升,这与我们有效引导学校眼睛向内、重心下移,着力培养学生核心素养,有意识关注过程、优化过程,转变认知方式有直接关系,向过程要质量的良好态势逐步形成,将进一步助推教育质量。

三是进一步促进从无意识“考试”导向有意识“考试”。“考试本无罪”,关键在于科学合理运用。如果成为教师层层加压的借口,成为增加学习内容、拉长学习时间、加重学习负担的理由,那是有罪的;如果我们把考试作为管理者实施者层层反思的平台,成为教师以“考”来改“教”、学生以“考”来改“学”、学校以“考”来改“管”的载体,那是有益的。通过监测评价实践和监测技术培训,积极导向学校学习运用监测技术进行考试改革,采用“试卷+问卷”,开展“分数+因素”的分析,积极施行“策略+行动”,真正发挥考试的诊断功能和修正效能。

四是进一步促成行政决策从“经验”导向“证据”。现实中,拍脑袋、想当然的经验型决策客观存在。行政决策能否尽可能用数据支撑、用证据说话,是教育行政科学决策的关键。多年来,我们积极尝试把监测当作促进教育内涵发展新的生产力,不断优化区域教育管理模式,形成监测、行政、督导“三位一体”的工作新机制,通过科学决策、内行决策,促进区域教育品质提升。

五是进一步促进监测工作从“规范”走向“精致”。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背景下,监测与评价也正经历着一系列的发展与变革。在教育部监测中心的指导下,我们对监测工作的任务、目标,对工作的领域、内容,对工作的方式、方法,对工作的制度、规范等等方面进行新一轮的审视和探究,逐步形成“监测标准区域化、监测工具科学化、监测数据本真化、监测分析程序化、监测结果实证化”的地方监测新格局。

三、展望未来,台州决心奋力打造走在前列的新时代区域监测品牌

尽管我们进行了一系列有益探索,也取得了初步成效,但“监测、行政、督导”三位一体工作机制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大多数监测项目需要行政处室牵头协作,才能最大限度发挥监测、行政、督导三位一体作用。除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外,专业为基础教育评估监测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几乎是空白,这与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的不断推进、重视和培育第三方评估监测力量的新形势和新要求不适应。教育督导队伍人员少、任务重,年龄偏大、专业能力不足,监测团队存在青黄不接、工作断档的现象。

新时代基础教育改革、教育监测、教育督导面临新形势、新要求。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迅猛发展,教育监测智能化、精准化曙光初现;教育改革进入全面施工、内部装修阶段,教育监测、教育督导理论蓬勃发展,教育评价改革作为“最硬的一仗”迎来了推进的历史最好时期,我们的目标是,奋力打造新时代教育监测评价的区域品牌,形成有影响力的“台州样本”。

一是把握基础教育改革发展新形势。去年和今年,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发布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后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第一个关于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重要文件。后两个《意见》明确提出,国家制定普通高中办学质量评价标准,完善质量监测办法;健全质量评价监测体系,建立以发展素质教育为导向的科学评价体系,国家制定县域教育质量、学校办学质量和学生发展质量等三个评价标准。教育部组织高校和科研单位专家初步完成指标体系的研制,我市作为唯一基层代表受邀参与三个标准的制定。这三个《意见》是破解“五唯”、树立新时代教育质量观的重大举措,体现了国家意志的刚性和底线要求。

对标三个政策、“三个标准”,我们将强化监测归因研究、优化行政内聚决策、深化督导跟踪评价。一是推进评价制度改革,关注过程并促进过程优化,坚持学业评价与非学业评价、终结性评价与形成性评价、诊断与反馈结合,促进评价内容具体化、评价方式更加公平、评价对象滚动发展。二是推进综合素质评价改革,突出学生核心素养,逐步建立起学生身体素质、艺术素养、实践能力、心理健康的测评体系。改革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业水平评价方式,采用基于课程标准的水平等级划分方式,逐步以等级制来取代百分制。三是推进中考制度改革,探索建立“5+3”中考制度,即在原有5门学科统一考试的基础上,增加“身体素质”“艺术素养”“劳技能力”等3项素质类的测评内容。这3项内容以平时测评为依据,以等级为呈现方式。普通高中录取时,既可将3项内容作为最低标准,设置为前置条件,也可折算为相应分值计入中考总分,真正让评价与升学的指挥棒能有机结合起来。

二是把握教育监测和评价发展新趋势。当前,监测内容、对象、重点均发生重大变革,主要向聚焦综合素质评价、学生核心素养、个体全面发展水平、多维度全过程、监测智能化转变。要深刻理解和把握:①综合素质评价全面反映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其落地生根成为推动育人变革的关键;②学生核心素养培养是评价学生发展和整个教育教学活动的核心和关键要素;③个体全面发展水平监测是教育评价的薄弱环节,监测从侧重抽测样本群体的学业表现向关注个体的全面发展转变;④随着现代科技的迅速发展与广泛应用于教育领域,学校的教育教学逐渐呈现出多感知性、浸入感、交互性、构想性等特征,监测重心必然向跨学科、多维度、全过程监测转变;⑤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在教育领域被广泛生产、分享和应用后,将成为改进教育治理、提升教学生产力的重要手段,要推进技术和手段变革,实现监测多样化、智能化、精准化。

适应以上新趋势,要加强教育监测与评价理论和技术的学习,及时调整监测内容和监测重心,重视监测的个体化、综合性、全过程,在综合素质评价、学生核心素养、个体的全面发展监测体系上探索推进、形成特色、取得成效。重点要适应教育信息化发展趋势,发挥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统筹协调作用,定期研究教育监测和评估智能化平台、体系,推进教育管理、决策的信息化、智能化;整合“浙政钉”,重点建设“括苍云”教育大数据平台,将在监测、评估、督导以及各业务部门中分散产生的大量数据统一、安全地保存在数据云端,分级打通,为教育决策、教育管理、教育评估、教学改进、“最多跑一次”改革服务。

三是把握党委政府对教育督导功能的高要求。《教育法》规定,国家实行教育督导制度。随着《督学管理暂行办法》《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办法》《〈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办法〉实施细则》等的实施,在省、市、县三级党委普遍建立教育工作领导小组的背景下,教育督导被寄予推动教育改革发展的厚望,教育督导的功能更加多样化,对督政、督学的要求更加高,问责机制更加常态化、制度化。《浙江省教育督导条例》的施行,将进一步完善督政、督学、评估监测三位一体的教育督导体系,进一步提升了教育督导地位,进一步提高了督导的权威性。下一步,我们将以宣传和贯彻实施《浙江省教育督导条例》为契机,结合我市新一轮机构改革,高度重视教育督导机构建设,重视发挥督导作用,进一步理顺并优化“监测探路——行政决策——督导跟进”三位一体教育质量管理机制,加强工作统筹,建立督政、督学、评估监测协作机制。进一步加强督导队伍建设,配强专兼职督学力量;构建责任督学全覆盖网络,建立市以督政为主,县(市、区)以督学为主,市、县整体配合、协调一致的教育督导管理体制;配合做好省对市、县(市、区)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工作。用好用足《台州社会事业人才发展三十条》及实施细则的优惠政策,加快引进教育监测与评价方面的优秀人才和高水平团队;重视引导和培育第三方评估监测机构,适时成立教育评估院,引导台州学院等地方高校挂牌成立基础教育、民办教育、职业教育评估监测机构,设置政府购买服务项目专项资金加以扶持。

 

分享到